住建部设防特色小镇大拆大建

大画楼市和讯名家2017-07-18 08:52

[摘要]对于新事物,如果将可能发生的问题预想前置,其后续发展势必会更顺利。

腾讯房产开封站:一位考察浙江特色小镇归来的山东某镇党委书记称:“江浙一带的历史古迹和文化保护得很好,这一点是北方地区需要学习的地方。我们计划做的小镇,是将农业与旅游相结合,因此准备恢复一部分古街古迹来作为依托。说实话,现在连恢复都来不及,哪里还有可拆的地方啊?”

对于新事物,如果将可能发生的问题预想前置,其后续发展势必会更顺利。

特色小镇就是一个新事物。7月7日,住建部发布《住房城乡建设部关于保持和彰显特色小镇特色若干问题的通知》(建村【2017】)144号)文件强调,尊重小镇现有格局,不盲目拆老街区,保证小镇宜居尺度,不盲目盖高楼,传承小镇传统文化,不盲目搬袭外来文化。

事实上,早在2016年7月1日,住建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在《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建村【2016】147号)文件中就提出:坚持突出特色的基本原则,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实际出发,发展特色产业,传承传统文化;2016年10月8日,国家发改委《关于加快美丽特色小(城)镇建设的指导意见》(发改规划【2016】2125号)文件再次提出:要立足资源禀赋、区位环境、历史文化、产业集聚等特色,加快发展特色优势主导产业。

不难发现,上述两份文件都提到了保护传统和历史,其核心方法就是“因地制宜、顺势而为”。从这个角度来看,此次《通知》提出的“三个不盲目”实际上是重新全面地细化和强调了保护传统的重要性。对此,北京田园诗画旅游规划设计院院长、中国乡村绿色发展创新联盟委员田丹认为:“文件的主要目的是保护传统街区风貌和历史文化传承。”

从另一个层面来看,《通知》也为特色小镇下一步的规划建设明确划线。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了解到,由于目前多数特色小镇仍处于规划甚至招商引资阶段,拆建传统街区的现象还并不普遍,只有浙江等部分发展特色小镇较早的地区启动了项目建设。这也意味着,《通知》将特色小镇建设中可能出现的不良现象遏制在了摇篮里。

7月11日,被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提名表扬的江苏宜兴(楼盘)市丁蜀镇,依托紫砂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宝贵资源,通过构建包括研发设计制作、产品推广营销、创意休闲体验等的产业体系,实现产值78亿元,带动文化产业增加值14.5亿元,带动就业10万多人,从业人员年收入近8万元。

尽管丁蜀镇只是沧海一粟,但足以表露出江浙一带的特色小镇发展之迅速,这一点同样也可以从浙江特色小镇官网的数据中看出:2015年第二季度,浙江省省级特色小镇建设数量为37个,2017年第一季度增长到78个,两年的时间实现翻倍;市级特色小镇则从2015年第二季度的0个增长至2017年第一季度的173个。其发展快速的原因之一是,早在2015年的浙江省两会上,特色小镇就作为政府重点工作被提上日程。

浙江地区的小镇的密集成群是个特例,但其快速发展之态却与如今全国的特色小镇节奏一致。浙江的乌镇、梦想小镇都是如今小镇建设者考察的首选之地。尽管浙江地区的部分小镇项目已经进入建设甚至实践阶段,但据考察归来的山东某特色小镇的党委书记介绍:“南方地区尤其是江浙一带的历史古迹和文化保护得很好,这一点是北方地区需要学习的地方。我们计划做的小镇,是将农业与旅游相结合,因此准备恢复一部分古街古迹来作为依托。说实话,现在连恢复都来不及,哪里还有可拆的地方?”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田丹的印证:“我看到了的拆建现象并不多,况且当下绝大多数小镇仍处于规划建设阶段,毕竟刚刚开始,或许拆建现象也只是各方的担心。更何况,我们一般不会这么做,原因是,如果地方政府或者开发商为了拿地,重新在一块平地上按照自己意愿规划建设的话,一是容易造成强拆矛盾,引发群体性或者社会矛盾,二是破坏了原有小镇的历史风貌和文脉传承,三是在建筑风格上容易形成千城一面。”

理念与产业都要活化

目前来看,规划中的特色小镇的拆建现象并不多,但这并不意味着,随着资本方的进入和建设的启动和推进,特色小镇的传统文化不会遭到破坏,而目前确实已经有个别小镇出现了被破坏的迹象。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在浙江嘉兴(楼盘)的西栅,80%的建筑是新建建筑,整个小镇是根据设计者想象中江南水乡的样子构建出来的主题度假区,没有原住民,开店的都是通勤的职工,中山(楼盘)大学旅游学院院长保继刚评价称:“与其说是特色小镇,不如说是一个表演性的主题公园”。

这与特色小镇的建设与发展理念是相背离的。因此《通知》提出,要保护历史文化遗产,不要拆除老房子、砍伐老树以及破坏具有历史印记的地物;活化非物质文化遗产,避免将非物质文化遗产低俗化、过度商业化。且住建部已将是否保持和体现特色作为特色小镇的重要认定标准,将定期对已认定特色小镇的相关情况进行检查。这一考核标准事实上也透露了一个信息:目前的特色小镇除了需要通过保护自然、人文等传统,也需要借此传统形成产业支撑。

不过,上述山东省某特色小镇党委书记介绍:“作为政府,目前最头疼的是招商引资,因为投资方与我们的想法有时候不一样。投资方需要的是投资回报率,我们希望的是造福当地百姓,特色小镇的建设回报周期很漫长,从去年年底项目启动之后,前后前来洽谈合作的投资方不少于5个,但均因为理念不一致而终止。其中也不乏房地产开发商,个人认为,大部分开发商更注重一级土地开发的潜在升值空间,而非特色小镇发展本身。理念不一致的情况下,传统文化和产业的保护和发展难免遭受阻力。”

田丹也表示:“从前期规划来看,传统文化比较容易挖掘和整理,但是当地的传统产业的市场往往不景气,比较难以激活,除非引进植入新的产业。”

特色小镇不是一个经济现象,而是一个社会发展现象。因为特色小镇的建设对经济转型升级、新型城镇化建设都具有重要意义,同时又能够带动周边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发展,有利于吸纳农村劳动力就业。所以在2016年,建设与发展特色小镇,被写入《国家“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中。

按照规划,2020年前,我国要建设1000个特色小镇。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截至2016年底,浙江省自启动建设特色小镇以来,共有两批78个小镇被列入创建名单,第三批名单即将公布。2016年78个省级创建对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100亿元,其中有4个特色小镇超过了25亿元。

<腾讯房产开封站 为您提供更快更完善的楼盘信息><拨打400免费电话 开封楼盘信息尽知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